我读诗歌,诗词简牍

2019-11-17 作者:新银河首页   |   浏览(159)

迷失的鬼魂:《玩转江湖》人鬼情未了

作者:保罗来源:未知发布时间:2012-04-13 10:35:48

《玩转江湖》是侠士们争夺荣誉的战场,是英雄们攀比排行的武林,然而侠士也有平凡心,英雄也会存情欲。白佳的复杂三角恋、精炼大师的小儿女情态、孙晓峰与红叶的日久生情……或清新俏皮、或羞涩忸怩,江湖儿女的情感将冰冷生硬的江湖浸润得有了温暖和柔情。然而不是所有情感都是完美结局,悲剧往往更加动人心魄。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”,洪朗文和宁静雪的悲情生死恋穿越时空,至今仍令人唏嘘嗟叹。

关原的旷野上,16年来游荡者一个孤魂,它是不记得自己姓名的异灵。它是鬼魂,所以在捉妖师的利刃间疲于奔命。它还有前世残存的记忆,所以即使被误解也唯恐会误伤人类。当前世的记忆逐渐被时空蚕食,孤魂开始惶恐,是怕失去记忆后化身噬血恶魔,还是潜意识里还有对那份记忆的眷恋?

何日平胡虏,良人罢远征

图片 1

忘记前尘所有的异灵,唯一残存的记忆是“宁静雪”,即使已经忘记最初的意义,至少还有这三个字刻骨铭心,至少还记得这是自己滞留故乡的原因,是自己不愿伤人的理由。没有战斗的责任、抛开虚华的荣誉,身后的洪朗文只是天地间一缕孤魂,地域间隔、时空流转,记得的只有最初的浪漫诺言。

“何日平胡虏,良人罢远征。”宁静雪生前枯等成灰,和半成的“宁静雪”一同凋零,湮没在历史的洪流。

无定河边骨,春闺梦里人

图片 2

异时空的爱恋,迟到16年的“宁静雪”……婉约的女子善意地感谢,然而没有人能够续上那句“可是朗文……”“凭君莫话封侯事,一将功成万骨枯”,建功立业是王侯将相的野心。“誓扫匈奴不顾身,五千貂锦丧胡尘”,马革裹尸成就了男儿的血性。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”没有竭斯底里的控诉,不谈日积月累的哀怨,只有无声的守候,讽刺着所谓的赫赫战功。

就让我们一起化身成为江湖的侠客,拿起刀剑与入侵的魔族进行对抗,成就擂台霸主的连胜气势,体验野外PK的淋漓快感,挑选最稀有的极品美女宠物,争夺江湖传闻中的橙色传说神器吧!

《玩转江湖》,你行吗?

玩游戏,就要BT!!!

《玩转江湖》官网:

异时空的爱恋,迟到16年的“宁静雪”……婉约的女子善意地感谢,然而没有人能够续上那句“可是朗文……”“凭君莫话封侯事,一将功成万骨枯”,建功立业是王侯将相的野心。“誓扫匈奴不顾身,五千貂锦丧胡尘”,马革裹尸成就了男儿的血性。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”没有竭斯底里的控诉,不谈日积月累的哀怨,只有无声的守候,讽刺着所谓的赫赫战功。

这首诗,不是写一个女子,而是塑造了长安思妇的整体形象。她们朴实无华,她们情深意重,她们与国休戚。她们不是罗敷和西施那样的美女,但是她们代表着人类和更普遍的生活和情感,如同头顶那片月光,清辉万里,抚慰着千古人心。

可怜无定河边骨,

何日平胡虏,良人罢远征

“是天壤间生成好句,被太白拾得”,——王夫之曾这样评价这首诗。寥寥数句,一片神韵!“何日平胡虏,良人罢远征”——这是思妇的深沉喟叹,也是她们的边塞诗啊!其实,描写边塞的句子,不只有“少小虽非投笔吏,论功还欲请长缨”的壮志,不只有“城头铁鼓声犹震,匣里金刀血未干”的激昂,还有“牵衣顿足拦道哭,哭声直上干云霄”的惨痛,以及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”的凄艳,确实,没有这些,唐诗就没有风骨。但是没有后者,唐诗也就没有了良心。“何日平胡虏,良人罢远征”所要表达的,就是一种更加温柔敦厚的感情。胡虏是要平定的,这是国家的大义;良人是要回家,那是个人的情义。这长安的思妇,既顾大局,又重情义。

陈陶

关原的旷野上,16年来游荡者一个孤魂,它是不记得自己姓名的异灵。它是鬼魂,所以在捉妖师的利刃间疲于奔命。它还有前世残存的记忆,所以即使被误解也唯恐会误伤人类。当前世的记忆逐渐被时空蚕食,孤魂开始惶恐,是怕失去记忆后化身噬血恶魔,还是潜意识里还有对那份记忆的眷恋?

图片 3

誓扫匈奴不顾身,

《玩转江湖》是侠士们争夺荣誉的战场,是英雄们攀比排行的武林,然而侠士也有平凡心,英雄也会存情欲。白佳的复杂三角恋、精炼大师的小儿女情态、孙晓峰与红叶的日久生情……或清新俏皮、或羞涩忸怩,江湖儿女的情感将冰冷生硬的江湖浸润得有了温暖和柔情。然而不是所有情感都是完美结局,悲剧往往更加动人心魄。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”,洪朗文和宁静雪的悲情生死恋穿越时空,至今仍令人唏嘘嗟叹。

一片月下,万户捣衣。整座长安城,都笼罩在这明静的月光下,也都沉浸在一片此起彼伏的砧杵声中。月光从天上洒落到地下,捣衣声又从地面直达天上,这“一片”与“万户”背后,是天与地,月与人,光与声的交相辉映。多么宏大!宏大的叙事之中,还有深切的柔婉——蕴含在“月下捣衣”这个特殊的场景中。

王羲之《兰亭序》里说“生死亦大矣!”对于我们一般人来说,生死是一件极大的事,自然那些怀抱着“杀身成仁、舍生取义”的仁人志士不在此例,所以生与死的对比也就格外强烈。陈陶这首《陇西行》就是利用征夫的已死与闺妇犹以为丈夫尚在人世形成对比。在前三句诗中,诗人用“不顾身”“丧胡尘”与“无定河边骨”反复说明征夫已死。然而,他的妻子却以为他尚在人世,对他日思夜想,时时刻刻盼望他归来,甚至因思成梦。这样反复说明的死与日思夜想的生所形成的对比就加倍强烈,从而使读者对战争加倍痛恨。

就让我们一起化身成为江湖的侠客,拿起刀剑与入侵的魔族进行对抗,成就擂台霸主的连胜气势,体验野外PK的淋漓快感,挑选最稀有的极品美女宠物,争夺江湖传闻中的橙色传说神器吧!

图片 4

犹是春闺梦里人。

图片 5

《子夜吴歌》四首都是写女性,写女性的生活,女性的劳作,女性的心思,女性的命运。她们在春天采桑,在夏天采莲,而秋天,最经典的女工就是捣衣了。捣衣,不同于洗衣,是做衣服的前奏,而秋天,正是赶制冬衣的季节。精打细算的主妇们舍不得花白天去做,他们都会选择晚上,趁着月光来做。

五千貂锦丧胡尘。

忘记前尘所有的异灵,唯一残存的记忆是“宁静雪”,即使已经忘记最初的意义,至少还有这三个字刻骨铭心,至少还记得这是自己滞留故乡的原因,是自己不愿伤人的理由。没有战斗的责任、抛开虚华的荣誉,身后的洪朗文只是天地间一缕孤魂,地域间隔、时空流转,记得的只有最初的浪漫诺言。

          子夜吴歌·秋歌
长安一片月,万户捣衣声。
秋风吹不尽,总是玉关情。
何日平胡虏,良人罢远征。

陇西行

图片 6

属于秋天经典风物的,不仅有秋色、秋声,还有那带着凉意撩人愁思的飒飒秋风。秋风吹过长安城,它能吹走暑热,吹散落叶,却怎么也吹不尽思妇对玉门关外丈夫的绵绵相思。思妇身处长安城中,心却在玉门关外,她眼中看的,是那轮同样高悬在丈夫头上的月亮;手里捣的,是即将穿在丈夫身上的寒衣。眼里看的,手里捣的,不都是“玉关情”吗?秋风,和秋月秋声一起,构成秋意,在长安城中低回不已,挥之不去。

唐代诗人沈彬《吊边人》“杀声沉后野风悲,汉月高时望不归。白骨已枯沙上草,家人犹自寄寒衣。”与这首《陇西行》写作手法相同,含义也相同。

“何日平胡虏,良人罢远征。”宁静雪生前枯等成灰,和半成的“宁静雪”一同凋零,湮没在历史的洪流。

月亮,似乎是静夜之中一个皎洁而柔性的存在。诗歌里大凡写月亮,总是给人以素洁的联想。“却下水晶帘,玲珑望秋月”如此,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如此,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如此,“长安一片月,万户捣衣声”还是如此。秋月白,秋月明,诗以秋月起兴,整个画面就立马优雅宁静起来。

《玩转江湖》,你行吗? 玩游戏,就要BT!!!《玩转江湖》官网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7.10.24夜

无定河边骨,春闺梦里人

本文由新银河最新网址发布于新银河首页,转载请注明出处:我读诗歌,诗词简牍

关键词: